中华遗嘱库 家事法务 案例库 查看内容

被亡妻父母告上法庭索遗产 富豪喊冤:没5亿身家

2013-6-24 21:04| 发布者: manager| 查看: 3458| 评论: 0|来自: 羊城晚报

摘要: 遗产纠纷未起前,女婿张荣新与岳父岳母关系和睦,曾带老人去海南游玩。 两位耄耋老人将女婿告上法庭索要亡女6000万元遗产,被指忘恩负义的香港富婿现身称 5亿身家并不存在 翁婿交恶有人怂恿 2009年,两位耄耋老人一 ...

遗产纠纷未起前,女婿张荣新与岳父岳母关系和睦,曾带老人去海南游玩。

两位耄耋老人将女婿告上法庭索要亡女6000万元遗产,被指忘恩负义的香港富婿现身称

5亿身家并不存在 翁婿交恶有人怂恿

2009年,两位耄耋老人一纸诉状将香港籍富婿告上法庭,争讨病逝女儿留下的“6000万元遗产”。在汕头中院一审判决老人继承亡女266万元遗产后,二老不服判决结果,继续上诉至广东省高院。去年10月,省高院组织双方进行了调解,但因诉求差距悬殊至今未有结果。

近日,一直被岳父母指责忘恩负义、霸占巨额遗产的女婿张荣新终于现身。

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张荣新称:“我对岳父母一直都很孝顺,岳父母说要分割5个亿的财产根本不存在,翁婿对簿公堂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怂恿。”

反目内情:

大舅借钱未遂怂恿老人?

现年58岁的香港商人张荣新曾被誉为“粤东针车大王”,生意鼎盛时期,其针车(缝纫机)业务遍及中国香港地区及东南亚泰国、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张荣新和太太杨文珍原籍汕头,婚后育有一子一女。张荣新移民香港几年后,杨文珍也入籍香港,一家四口都是香港永久居民。

2005年7月初,杨文珍因罹患直肠癌在汕头病逝。张荣新说,太太去世之后,杨家从没有提过分遗产的事,他自己也没有这个概念,当时就把杨文珍留下的20多万现金和一些贵重的金银首饰给了岳父母,让两位老人家做主处理。

杨文珍病逝后的三年里,张杨两家关系一直很融洽,直至2008年12月陡然交恶。有一天,张荣新回到汕头探望岳父母。在一家人聚会饭桌上,岳父岳母突然提起杨文珍遗产的继承问题,说女儿留下高达数亿元的遗产,作为父母也有份继承,要求女婿归还他们应得的那部分遗产。张荣新对此感到很意外和震惊,他回绝说自己并没有那么多财产,并表示自己想先去咨询律师。“我是香港人,香港法律没有规定父母可以继承子女的财产。”张荣新回忆,当时气氛虽然不愉快,但并未因此闹僵。

2009年3月,两位老人一纸诉状将女婿告上汕头市中院,讨要女儿的6000万元遗产。原本和睦的一家人,因为遗产的纠纷对簿公堂,陷入旷日持久的官司纠葛之中。

张荣新的岳父杨某今年91岁高龄,岳母陈某也已80岁。为什么这对耄耋老人会突然提出分数千万遗产的问题?张荣新认为,应该是岳父岳母家族的其他人从中怂恿的。张荣新说,在太太过世前后,大妻舅杨某峰曾多次跟他借钱,大概借了90多万元,而且都是有借无还。2007年9月,杨某峰因为要参与投资工厂,提出要再借100万元。张荣新说,当时刚好遇到香港金融风暴,经济特别紧张,自己也负债经营,没办法借钱,因此反目。张荣新的女儿当时也坚持不肯借,舅甥俩在电话里吵翻了。随后发生了分遗产的事,张荣新说,遗产纠纷的导火线应该是杨某峰怂恿岳父岳母,而在这持续三年的诉讼中,除了刚开始商谈与岳父岳母面对面,此后他一直在与杨家的五个子女和杨家以风险收费委托的几个律师纠缠。

针对张荣新提及的妻舅杨某峰因借钱产生纠纷从而怂恿老人追讨遗产的说法,1月6日,记者致电张的岳父岳母,希望向杨某峰核实情况,遭到岳母陈某拒绝:“借没借钱跟我没关系,都是他(张荣新)凭张嘴在说。我儿子为他做了多少事,别说是借钱,(张荣新)的钱给他也合理的!”

“我只相信法律去处理,法律规定有的我就要跟他拿。”这是陈老太太反复强调的一句话。
遗产数额:三亿股票并非持股人?

6000万元遗产这个数额从何而来?根据岳父岳母一方的起诉称,杨文珍去世前后,张荣新或单独购买、或以夫妻联名,在广州、汕头等地购置了76套房产,再加上委托他人购买的价值3亿多的内部非流通股票,张、杨夫妻俩的身家至少在5个亿以上。岳父岳母根据内地继承法,向法院诉求追讨亡女遗产中属于父母部分的数千万巨额遗产。

2009年4月3日,汕头中院接受张荣新岳父母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一度查封全部房产。但两个月后,法院又逐步解封了其中的58套房产,一审判决认定,该58套房产是杨文珍去世后张荣新购置的,故不认定属于杨文珍的遗产范围。

张荣新说,太太去世之前,缝纫机行业竞争很大,利润率低,“更大的问题是那时的业务九成属于放账销售,相当部分货款至今都无法回收”。当时正值港币贬值、人民币升值时期,他于是利用香港银行借款低息的契机,和一些香港同乡朋友合作借贷,回汕头投资房地产。张荣新称,目前其个人在香港几大银行均有较大的借贷金额记录,有据可考。

“这些房产中,有58套是在太太去世两年后才与朋友合作投资购买的,这跟所谓我太太的‘遗产’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

张荣新说,几十套房产听起来数目惊人,其实71处房产加起来总面积也只有2000多平方米。

岳父岳母曾质疑张荣新趁法院解封之机迅速转移房产,张荣新说,那些房产确实已经不在自己名下,“这些房子本来就是用于投资,其中一部分房产靠借贷资金购置,另一部分是与合伙人购置的。房产涉及官司后影响到经营,投资合伙人要抽回资产,为了抵债只有将房产抵押给了合伙人。”

2011年2月,汕头中院作出一审判决,登记在张荣新名下、在杨文珍生前购置的18套房产中,有1套在杨文珍去世前已办理产权转移,4套被法院认定为抵还夫妻共同债务。最终被纳入遗产分配的只有张荣新名下的13套房产,总值1333万余元,其中一半为杨文珍遗产,由岳父、岳母、张荣新及杨文珍的两个子女继承,每人得133万余元。

岳父岳母一方此前告诉媒体,张荣新曾在妻子生前就委托他人购买了价值3亿多元的内部非流通股。对此张荣新一概否认:“我只是介绍人,并非持股人。”

张荣新向羊城晚报记者出示了一份证据:2006年6月2日,香港高等法院已经为杨文珍做了一份遗产管理书,并且按照香港的法律,太太的遗产全部归张荣新继承。

张荣新说,妻子1996年移民香港后,直至去世时,银行的存款一共有28万多元现金遗产,这在香港法院也做了公证。而在张荣新向广东省高院提交的遗产清单里,杨文珍在汕头和香港两地的遗产总价值为4025587元。
创业经历:妻子从未参与过生意?

而岳母跟女婿说:“是女儿托梦给她让她拿回自己家的祖业”。这在张荣新看来,纯属无稽之谈。岳父岳母一家此前对媒体说,张荣新的事业是“和妻子共同打拼”才做大的,对此说法张荣新一口否认。“我太太是一个传统的潮汕家庭妇女,结婚后一直在家打理家务,从来没有参与我一分钱的生意,连我的生意是怎么做的都不清楚。”张荣新强调说,他并非否认妻子生前为家庭的付出,而是要澄清岳父母一家不实的说法,“我刚结婚时一穷二白,但确实靠自己敢闯敢拼,才有了今天的事业,岳父岳母一家也不了解我具体是怎么做生意的,更谈不上帮忙”。

张荣新认为与岳父岳母彼此间应该回到“真实”的层面。“所谓真实,首先要承认我的存在,承认我过去的拼搏,我的一切来之不易。”张荣新说,他几十年创业,从技术工到企业家,颇为不易,甚至去东南亚出差,连20块钱的的士都舍不得坐,时间允许都会选择坐公交车。

“我希望通过媒体向他们传达我的心声,遗产纷争割不断我的亲情!”张荣新说,两个孩子时常想念外公外婆,女儿今年结婚,还问起是否要告诉外婆一声。“直到目前,我的亲情仍在,也赞成庭外调解,但我确实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多钱,更不应该把我的个人财产与妻子的遗产混为一谈。”张荣新说。

然而,当记者在汕头找到张荣新的岳父岳母时,其岳母陈老太太依然连声谴责女婿张荣新,“这么一件事拖了几年,他一直在拖。”(王漫琪)

友情链接|关于我们|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版权:北京阳光老年健康基金会 中华遗嘱库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中华遗嘱库
网站备案信息:京ICP备1202047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985

GMT+8, 2017-10-21 22:07 , Processed in 0.047645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