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 真美(二):过界的欲望 - 案例库 - 中华遗嘱库|官网

中华遗嘱库|官网

中华遗嘱库|官网 成功案例 案例库 查看内容

小说连载 | 真美(二):过界的欲望

2021-11-6 17:59| 发布者: manager| 查看: 661| 评论: 0|原作者: 卫峥

摘要: 创作纪实小说《真美》,对亲子关系中的负面影响起到警示作用,帮助有原生家庭伤痕的青年人实现自我救赎,为了孩子们更加美好的未来。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部小说《真美》第二章,未来一段时间将分章转载分享。

 

创作纪实小说《真美》,对亲子关系中的负面影响起到警示作用,帮助有原生家庭伤痕的青年人实现自我救赎,为了孩子们更加美好的未来。

 

小说简介:

 

故事主角:赵陵,女,生于1988年,父母生于上世纪 40 年代,在赵陵出生前,父母误认为自己无法生育,便在亲戚处收养了一子,两人对养子特别偏爱,甚至超过了自己的 亲生女儿。

 

赵陵从小缺乏父母正向关爱,遭受大家庭的漠视,在高压环境中长大。长大后,赵陵立志要精神脱贫,摆脱 从小家庭带来的负面影响,30 多年来,她凭借自己顽强的精神,逐渐走出了家庭阴影。

 

可某一天,她父亲因病瘫痪失能,住进了护理院,为了救治父亲,赵陵欠下了亲戚们的人情, 可自己一心为父亲付出的一切,并没有换来家人的包容,换来的却是各种抱怨与不理解,使得赵陵再度陷入了情感的痛苦之中,再度踏上自我救赎之路。

 

小说故事情节起伏波澜,多处反映了故事主角的内心真实想法和自我救赎的心路历程, 作者希望通过本小说,能够向社会弘扬正确的家庭观,树立和谐的家庭风气。

 

△小说女主母系家庭

 

△小说女主父系家庭

 

过界的欲望卫峥

 

放前,赵福安和薛采珍的大儿子1周岁不到就没了,二儿子赵宝铿一年年养大了,家里有了一个男娃娃了,将来就有了顶梁柱。

 

赵福安和薛采珍又接连生了两个儿子,赵宝能、赵宝发。

 

赵福安的弟弟赵福新没有孩子,他的妻子郑如嫦,在打宝发的主意,便时不时给丈夫一些建议。

 

 “能不能把宝发,过继给我,我和如嫦会对他好的。男孩子多,也不好养。”

 

赵宝铿亲眼见证弟弟宝发过继给叔叔,认识到“过继”是维护家族脸面的。血缘上的亲兄弟变成了名份上的堂兄弟。

 

赵福新夫妻俩,兑现了诺言,等宝发15岁的时候已经住上了一室一厅的房子。他继承了薛采珍脸部轮廓的婉约之美,唯一的。

 

而赵福安和薛采珍,带着3个儿子和2个女儿,挤在“修业里”弄堂,水盆里滴答滴答滴水的声音,是赵宝铿的催眠曲。

 

女娃们长得都越发丰满了,还只能在阁楼上睡。

 

薛采珍时而嘀咕“养不起啊,早知道,不如送掉。”赵宝圆和赵宝方,特别懂得让着三个兄弟赵宝铿、赵宝能、赵宝强,总会想如果自己也是男孩子,分到的米饭是不是就会多一点。她们下巴宽,弄堂里没人把赵家的女儿当女人瞧,她们留男人头,她们没见过真正的女人是什么样,哪懂得什么叫女人。

 

孩子们都习得了“狮吼功”,像原始人遇到猛兽时的那种大大大嗓门,总有一种隐约可见的情绪失控弥漫着……某天赵福安吼着吼着,永远地倒下了,再也没睁开眼。送医的时候说是脑梗。

 

男生们考取了外地中专,叔叔赵福新托了点关系,帮女生们说好了人家。薛采珍也解脱了,孩子们的事情不用管了。后来,采珍脑梗,大部分时间靠别人挪,说不清楚话……

 

薛采珍的姐姐,薛凤珍,解放前生了大女儿崔笑茗和二女儿崔笑锦。薛凤珍把大女儿直接丢给了母亲筱源带,丈夫崔志成是糕点学徒,初期的确没足够的时间陪孩子,也同意把大女儿给岳母去带。

 

筱源对外孙女崔笑茗采取放养的态度,她在农田里撒欢奔跑,听别人家的叔叔伯伯告诉她农作物是如何生长。小笑茗,又吃苦耐劳,对世界又充满好奇,觉得天大地大,农民伯伯种出来的粮食是大自然和人类文明的结晶。

 

见第二胎又是女儿,薛凤珍不好意思生了女儿就甩手不干,努力带娃了。只是没想到,老三崔笑玉还是女儿,那边薛采珍都已经有4个儿子了……

 

老四崔笑美,依然是女儿……

 

薛凤珍拼了命也想生儿子,因为跟妹妹比,太没面子了。崔志成倒无所谓男孩还是女孩,家里都交给薛凤珍打理,他学糕点经常去外地。

 

直到老五崔笑艾生下来还是个女娃,薛凤珍才终于认了命。同期采珍生的也是女儿,凤珍暗暗希望孩子能够强过采珍的女儿。

 

笑锦和宝铿会牵牵小手,笑锦觉得宝铿什么都听她的,有人听她的,她顶顶开心。

 

凤珍心里想:儿女双全,才最有面子,女婿如半子。

 

一旦认了命,老五的待遇在五姐妹中得到质的飞跃。老二崔笑锦向来喜欢在妹妹们面前以“老大”自居,或者说,她爱模仿她的女神薛凤珍。笑锦虽然还是个孩子,但她的体力可以“带娃”了,笑艾是她第一个宝宝吧。

 

薛凤珍对着一字排开的女生们说:“笑艾最小,她最讨我欢心,你们要让着她,知道吗?”

 

得到宠爱的笑艾,砸坏了东西立马赖给二姐,笑锦谨记 “一定要对妹妹好”,这辈子,怎么都不会放下这道“圣旨”的,并认定这就是她存在的价值。

 

三姐崔笑玉,觉得没必要事事让着。所以小妹笑艾不敢赖事于她,又在等着笑玉犯错,便可立马告状。

 

四姐崔笑美,胆小如鼠,是家中的小透明。不爱学习也不爱思考。排着队,等待着被安排命运。

 

大姐崔笑茗插队落户那会,遇到丈夫郑隆盛,两人从同志间的互帮互助升华到爱情。通知家中长辈,简单地举行了婚礼,男方有婚房。

 

崔笑茗的大儿子郑之家出生的时候,崔笑艾才6岁,在弄堂里炫耀:“我做阿姨咯!”

 

隔了一年多,崔笑茗的二儿子郑之豪也出生了。8岁的崔笑艾在同学中炫耀:“我又做阿姨咯!”

 

60年代初,到60年代末,有了两个孩子后,郑隆盛把自己的小屋置换给单位,得了面积更大些的屋子。夫妻俩工作上都是单位的劳动标兵。

 

在老二心里“老大”配“老大”,如同梦中情人,和宝铿形成了非常契合的支配与被支配的模式。她以为的爱情从萌芽进入到发酵阶段。

 

崔笑锦想当一个男孩的母亲,她想填补薛凤珍毕生的遗憾,或者说那是一个人在肉眼可见的范围内忍不住要做的攀比。

 

兆通路1号,是崔志成夫妇的住处,也是女儿们的住处。崔志成反对近亲结婚,但最后还是让步了……不过,这让宝铿得不到岳父啥好脸色。

 

老二结婚的时候,崔志成在兆通路17号二楼,给女儿置办了婚房,做了作为父亲能为老二做的。老大崔笑茗没有眼红父母给妹妹准备了婚房,她表示理解的话语是:“没有婚房,父母才准备的婚房,这是对妹妹的喜爱和祝福。”笑锦讨厌姐姐可以那么大方得体,看不惯姐姐已经拥有的一切。她的情感寄托在姐妹中就更加全凝聚在笑艾身上了。

 

笑艾对着笑锦说:“姐姐,我把你当妈妈一样看待。因为你对我像妈妈一般。”

 

能跟薛凤珍相提并论,让崔笑锦无比自豪,从此也分不清到底更粘老公还是更粘妹妹。反正在她心里都是一家人!在潜移默化的过程中,建立生活边界的可能性也消退着……

 

笑艾童言无忌:“大姐整天在外面都不知道忙什么?一年也见不到几面。她说那话,是不是表示宝铿表哥没有隆盛姐夫强啊?说二姐夫不强,不就是说……宝铿表哥毕竟是自家兄弟,不该这么说自己人的呀。大姐说话,真的过头了……妈妈,哦不是,是姐姐,姐姐你加把劲,也生下两个大胖小子,最好是一对双胞胎,一下子就两个了,快过大姐。我好去跟外头说我是双胞胎儿子的阿姨,好不好?”这使笑锦暗暗下了决心。

 

老三崔笑玉,喜欢生得秀气的赵宝发,厂里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去望夫崖当化石,守着赵宝发路过,看赵宝发的可不止她一个。她和他都在亲生母亲那里只得到了情感忽视。两人牵着手一起漫步在上海的林荫道,相比老二那对,他们倒是一种自由恋爱的结合感。结婚后,和赵宝发的养父养母住在一起,是“嫁出去”的女儿。

 

赵宝发在养父赵福新的人际关系网中,抓住机会,进了部队工作,饭碗着实给门楣争光。赵宝发带着老三笑玉到崔志成、薛采珍那儿,邻居们都要出来看,争先恐后地看赵宝发,笑玉穿着旗袍依偎着老公。

 

崔志成被这种“争先恐后”给安抚了。越看越满意三女婿赵宝发。

 

笑锦吃味父亲的“偏袒”。小妹笑艾拉着笑锦的衣襟说:“我也要旗袍,让姐夫给我们两个都做一件吧。”

 

笑锦便下命令:“宝铿,给笑艾做一件旗袍,早点去给她量尺寸。”

 

排队排到老四崔笑美,赵家的男生,还剩俩,赵宝能娶了一名小学老师,虽然不是上海户口,他看重对方有文化,笑美总不能去做妾。赵宝强看上的是笑艾,所以崔笑美找了薛凤珍另一个妹妹,茹珍的儿子曾庆,搭伙过日子。万幸躲过到了一定年纪被说“嫁不出去”。她嫁得比较远,嫁到尔新县去了。

 

笑艾认为大可不必走姐姐们的老路,被爱泡大的她,有的是人追捧,更容易引起竞争性嫉妒,她很会撩男孩子。

 

崔笑艾和范绅走得越来越近,他是隔壁弄堂里的机灵鬼,范绅跟母亲姓,崔笑艾还盘算过:“不管自己生男生女,都有了一层保障。”

 

婚后迟迟没有孩子,崔笑锦可比赵宝铿着急得多,她开始疯狂地“收集”“触手可及”的孩子。她还要对笑艾的祝福有所交代。

 

崔笑锦:“姐,之家和之豪,你工作忙,我来帮忙带吧。”

 

崔笑茗:“不用,他们有爷爷奶奶带,我也忙得过来,可以自己带。”

 

受薛凤珍影响,崔笑锦对“面子”的理解,就像一堵无法穿透的墙。越是被拒绝,越是饥渴。

 

转机发生在笑玉有宝宝了……这姐姐、妹妹、哥哥、弟弟四人,“亲”得十分复杂。

 

进入80年代之前,孩子出生了,赵宝发给孩子取名赵路。

 

“太好了!居然是个儿子!赵路是个男孩!”崔笑锦找到了人生目标。

 

崔笑锦对还在做月子的笑玉说:“姐姐没有孩子,你姐夫,又是你表哥,又是宝发的亲哥哥,丢脸的话,丢的是大家的脸。孩子我来给你带,你好好享清福就好。”

 

晚上孩子哭闹,初为人母的笑玉还需要学习和成长,早已习惯拉扯笑艾长大的笑锦开启机器人模式,笑玉作为母亲的身份,被一种“过界的欲望”给顶替了。

 

崔笑锦游说薛凤珍:“妹妹他们还可以再有孩子,我想要个孩子,你看赵路也比较粘我……他喜欢我,我也是喜欢他的。这孩子,他姓赵啊,是赵家的子孙。做我儿子吧。”

 

薛凤珍:“过继这事……可能没那么容易……毕竟他们还没有第二个孩子。你让我想一想。

 

崔笑锦:“妈,我一直都很听你的话,比笑玉听话得多,你是知道的。”

 

薛凤珍:“你不要急,你的感受妈妈当然是知道的。这样吧,两房合一子。”

 

崔笑锦摘到了天上的星星:“好,都听妈妈的。”

 

笑玉百般委屈,本不想应允。可是赵宝发却同意了……可能跟他自己的经历有关吧……亲生父母那无法继承的东西,能用一种新的方式又讨回来。

 

崔笑艾拍手鼓掌,连连向崔笑锦道喜:“姐姐,你也有儿子了。我二姐崔笑锦,有一个大胖小子呢。”

 

“两房合一子”这件事上,大家都在封建家族里,展现沉醉的笑容,唯独笑玉做不到。

 

崔笑玉心中空荡荡的。老公嫌她有怨妇气,一句“我很忙”,开始夜不归宿。施行计划生育之前,并没有再怀上一个。

 

笑玉是自己有100元,给孩子50,自己留50;笑锦是自己有100元,给孩子110。赵路更粘老二,还时常会在笑锦的引导下说出“菩萨保佑妈妈健康。”

 

笑玉的精神受到了折磨,为了慰藉情绪,时常去青岛,宝发工作的部队允许家属去那里疗养。笑玉在那里也有信得过的,可以说说话的一两个朋友。

 

硬件上,宝发的条件比二房要好很多,笑锦只能倒贴,留住了赵路,她就不会被弄堂里的人看不起……

 

崔笑锦频频请病假,工厂领导约谈,她病恹恹的,摸着胸口:“我心脏不好,啊呀,又早搏了。”

 

棉花厂里聊得来的小姐妹小美提醒她:“你再这么下去,工作是要保不住的。”

 

崔笑锦:“为了当好一个母亲,我愿意,我要对我儿子好!以牺牲工作为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小美看着她:“你伟大!你对你儿子还不够好啊?”,心里还有其他想法“我也是个母亲,但并没有为孩子放弃工作”,也不知道怎么劝她,便缄口不言了。

 

崔笑锦对工作上的小姐妹很失望,“她居然没有佩服我的母爱?算了,她不知道,孩子不是我亲生的。要是人家知道我不是亲生母亲,都对孩子好,就知道我的母爱有多无私了。但怎么能告诉别人孩子不是亲生的呢,孩子就是亲生的,要比亲生母亲对路儿还要好!”

 

……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关于我们|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版权:北京阳光老年健康基金会 中华遗嘱库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中华遗嘱库
网站备案信息: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9428 京ICP备12020470号-4

GMT+8, 2022-1-17 15:30 , Processed in 1.12879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